大家好,我是寗。如果有任何電子材料代購、音響改機、或行銷文章撰寫都可以與我聯繫喔!
我的信箱是chenning77711@gmail.com,手機 0921678029

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

Harry Potter Chapter1(未完,先po著頂一下)

現在,月光巷中,那兩個男人站得是如此的靠近。他們的魔杖互相指著對方的胸口,直到他們互相認出對方,才將魔杖收回各自的斗篷中。然後並肩的走向他們的目的地。
“有任何新聞?“比較高的那人問道。
“可是最好的啊...“Severus Snape回答。
巷子的左邊是一片長滿了矮薔薇的空地,而右邊則是一整排得高籬笆。兩個男人的斗篷尾在他們的行走中漂蕩在腳踝邊。
“我想我有可能遲到了“Yaxley說,“我想我有點產生錯覺了,當然我希望他會滿意,但你的態度似乎在說你將會得到很好的回應?“
Snape點了點頭,但沒有多加討論這個問題。他們轉向右邊,走進一條寬廣的私用車道,高高的籬笆將它與巷子隔開。接著他們來到了一道巨大鐵門的前方。他們倆人都沒有前進,而是安靜的將左手臂如敬禮一般的舉起,並直接走過了黑暗的大鐵門,彷彿鐵門只是一道煙一般。
紫杉木的籬笆將兩人的腳步聲吸收掉了。此時他們的右邊響起了沙沙的聲音,Yaxley再次拔出了他的魔杖,指向他同伴頭上的位置。但最後那陣聲音的來源只不過是來自一隻純白的孔雀,牠昂首闊步的從籬笆的頂上走過。
“他總是做些自以為很好的事,Lucius,一隻孔雀...“Yaxley悶哼著將魔杖塞回斗篷中。
微亮的玄關相當寬敞,裝飾也相當豪華,華貴的地毯幾乎將整片石頭地面鋪滿。牆上畫像的眼睛跟著Snape和Yaxley,當他們來到一扇厚重的木門前,他們稍微停留一下讓心跳平靜下來,然後Snape便去轉動青銅的門把。
房間中長而華麗的桌子兩旁坐滿了安靜的人,而房中原來的傢具都被盡量的推向了牆邊。微弱的光線來自上面有著貼有金箔的鏡子的大理石火爐下的烈火。當Snape和Yaxley在房間中來回走動了一陣,最後他們的眼光都落在裡面最奇怪的一幅景象上:一個昏迷的人影被吊在桌子上方上下搖晃著,彷彿有著一條看不見的繩子掛在上面一般。所有坐在附近的人都不將眼光放在這景象上,除了坐在一旁的一個年輕人,他似乎無法將是現從那上面移開。
“Snape,Yaxley“一陣高而清晰的聲音自桌子頭傳來。“你們幾乎遲到了“。
說話的人就直接坐在火爐的前方,所以剛進來的人很難直接的看清楚他的面貌,看起來,就只是像剪影一般而已。但當他們靠近,他的臉便顯現出來:一張沒有頭髮,像蛇一般的臉龐,細而長的眼睛發出了微弱的紅光,而中間的瞳孔卻是直的。他是如此的蒼白以致於他散發出一種類似珍珠的光輝。
“Severus,來這邊“佛地魔說著,並指著他右邊的椅子“Yaxley,坐到Dolohov的旁邊“
兩個人來到他們的位置,所有的眼睛都望像了Snape,而佛地魔先開口說話
“所以呢?“
“吾王,鳳凰會將會在下星期六的傍晚把Harry Potter從現在的安全地點移到別處去。“
所有的人此時都顯現出他們的好奇,有些人繃緊了身軀,有些人坐立不安,但相同的是,所有的人都將眼光投向了Snape和佛地魔。
“星期六的傍晚啊...“佛地魔重複的說著。他紅色的眼睛直接望向了Snape的黑眼睛,有的人很快的將他們的目光移開,生怕這樣的注視會落到他們身上,但Snape只是冷靜的回望向佛地魔。就這樣過了一會,佛地魔那沒有嘴唇的嘴似乎泛起了微笑。
“很好,非常好,那麼這些消息是來自...?“
“來自我們討論的結果“Snape回答。
“吾王,“
Yaxley靠向了長桌望著Snape和佛地魔,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移向他。
“吾王,我恐怕有點聽錯了。“
Yaxley等待著,但佛地魔並沒有開口,於是Yaxley繼續說道“Dawlish,那個正氣師,透露Potter將不會在他到達十七歲的那天,也就是三十號之前被移到任何地方。“
Snape微笑著。
“我的消息來源告訴我他們將會先放出假的預告,而這應該就是了。無可置疑的他被下了信任咒,這已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,他早就被認定是容易被煽動的了。“
“我必須提醒你,吾王,Dawlish他看起來是非常肯定的!“Yaxley說道。
“如果他已經被下了信任咒,那麼他看起來當來是很肯定的“Snape說,“我想必須提醒你,Yaxley,正氣師部門已經不在扮演保護Harry Potter的重要角色,鳳凰會相信我們早已滲透了魔法部。“
“看來鳳凰會做了一件相當正確的事,不是嗎?“一個蹲坐在Yaxley附近的男人說道,他發出陣陣的吃吃笑聲迴盪在桌子的每一側。
佛地魔並沒有笑,他望著桌上旋轉的身子,看來像是陷入了沈思之中。
“吾王,“Yaxley繼續說著“Dawlish確信將會有一整隊的正氣師參與Harry Potter的轉移位置過程...“
佛地魔舉起了大而白的手,Yaxley坐回到椅子上,忿恨的看著佛地魔將頭轉向了Snape。
“那麼他們將會把這男孩藏在哪裡呢?“
“將會在其中一個鳳凰會成員的家,“Snape說,“這個地方,根據我的消息來源,將會佈置所有魔法部及鳳凰會可提供的保護措施,我想要直接闖進去找到他將是很困難的一件事,除非我們能使魔法部在星期六前落入我們的手中,這樣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機會來找到方法反制這些魔法“。
“那麼呢,Yaxley啊,“佛地魔朝著桌子的另一頭說著,火焰的光芒在他的紅眼中閃耀出奇異的光芒。“魔法部會在下星期六前落入我們手中嗎?“
再一次的,所有的人都將頭轉向Yaxley,而他自己則只是聳聳肩。
“吾王,我有一個大好消息啊!在經過相當困難的過程以及我不懈的努力之下,我成功的對Pius Thickness下了蠻橫咒。“
那些坐在Yaxley附近的人相當的雀躍,而他旁邊的Dolohov-一個有著長而扭曲臉龐的男人,甚至拍了拍他的背。
“這是個開始,“佛地魔說。“但Thickness也就只是一個人而已,我要的是Scrimgeour在我行中前就像我方投誠。任何一個刺殺部長行動的失敗都將會使我落得一敗塗地。“
“是的,吾王,這是事實-但你知道的,作為一個魔法法律執行部的總長,Thickness能做直接接觸不只是部長本人,甚至所有其他魔法部門的總長啊!這樣至少,我想,有相當數量的高階魔法部門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下了。只要在征服其他的部門,要將Scrimgeour除掉將是相當簡單的一件事。“
“只要我們的朋友,Thickness,在退休前被發現,“佛地魔說,“就任何的狀況來看,仍然無法確定我能夠在下星期六前得到整個魔法部。如果我們無法在這男孩的目的地殺掉他,那麼我們就必須在他的旅程中完成這件事。“
“那麼我們將會占盡優勢啊,吾王,“Yaxley說著,他似乎急於得到一些肯定,“我們現在已經安置了許多人在魔法交通控管部門中,如果Potter使用呼嚕網,那麼我們就能在第一時間知道。“
“他不會這麼做的,“Snape說。“鳳凰會不會使用任何被魔法部所控管的交通方式,他們並不信任所有與魔法部相關的東西。“
“最好的情況是,“佛地魔說“他會使用最簡單易得,且開放的方式。“
再一次的,佛地魔望向了旋轉的人影喃喃自語著“我必須自己來完成殺掉這男孩的工作,已經做了太多與Harry Potter相關的錯誤,而且絕大多數都是我自己造成的。讓Harry Potter是我的失誤,他的勝利。“
所有圍在佛地魔身邊的人都擔心自己會因為Harry Potter仍然存活著這件事而遭到責備,單佛地魔似乎只是對著自己說,並不斷的著盯著那個昏迷的身軀。
“我太不小心了,並且不斷的被命運和機會妨礙著,而那些破壞著更是不斷的阻繞著我的計畫。但現在我知道更多了,我知道更多以前我所不知道的,我必須獨自殺掉這個男孩!“
就在這時候,一陣痛苦的喊叫聲傳來,所有的人都驚慌的向下看去,彷彿這聲音是從他們的腳下傳來。
“蟲尾,“佛地魔說,並保持著他那平靜的聲音,也沒有把他的視線從旋轉的身軀離開,“我不是告訴你要讓我們的囚犯安靜嗎?“
“是的,吾...吾王“,一個矮小的男人在長桌的中段慌張的回答著,他坐的如此的低以致於第一眼看到他的位置會讓人誤以為是空的。現在他正用小跑步慌張的跑過了房間。
“正如我所說得,“佛地魔繼續說,並再次的望向他那群緊繃著臉的追隨者,“我已經知道的夠多了,首先呢,在我去殺掉Potter之前我要向你們之中的一個人借用他的魔杖。“
他身邊的人們都相當的震驚,因為佛地魔現在說的幾乎等於是向他們宣佈要借用他們的手臂一樣。
“沒有志願者嗎?“佛地魔說,“讓我看看,Lucius,我實在看不出你繼續持有魔杖的理由...“
Lucius抬起頭來,他的皮膚在火光下顯得微黃,他的眼睛相當的暗沈,他用沙啞的聲音回答著。
“吾王...?“
“你的魔杖!Lucius,我需要你的魔杖!“
“我...“
Malfoy望向他旁邊的妻子。她直是著前方,她的長髮垂在她的背後,但她的手指輕輕的指向他的手腕。Malfoy於是將他的魔杖從斗篷中抽出,交給了佛地魔。佛地魔將他放在眼前仔細的檢查著。
“這是什麼材質?“
“榆木,吾王。“Malfoy輕聲的回答。
“那內容物呢?“
“龍,龍的心弦“
“很好,“佛地魔說,他拿出自己的魔杖來比較長度。
這時候Lucius Malfoy做了一個小動作,似乎他希望接過佛地魔的魔杖作為交換。當然,這樣動作都看在佛地魔的眼底。
“想要我把我的魔杖給你?Lucius,我的魔杖?“
眾人發出了一陣的訕笑聲。
“沒有..不..不是這樣的,吾王!“
“別撒謊,Lucius ...“
一陣溫柔的嘶嘶聲從那冷酷的嘴中發出,幾個巫師在越來越大的嘶嘶聲中開始發抖,一陣聽起來很重的聲響滑行過地面到達了桌子旁。
這條大蛇直接爬上了佛地魔的椅子,並休憩在佛地魔的肩膀上;牠有如男人的大腿一般粗,並有著黑暗無光的眼睛。佛地魔持續著看著Lucius Malfoy,手指輕輕的滑過大蛇的身子。
“為什麼Malfoy對於他們是如此的不開心呢?難道我的歸來,我更加茁壯的力量不是他們多年來所期待,所渴望的嗎?“

2 則留言:

Kevin 提到...

加油!!! 請繼續努力!!!

匿名 提到...

少翻譯一段說...